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黃琦

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的四川維權人士 黃琦 的母親 蒲文清 從剛剛會見黃琦的律師處得知,黃琦血壓升高,病情加重,進入尿毒癥,看守所本來決定在看守所醫院給黃琦騰出一間房讓黃琦入院治療,並安排多名在押人員看護黃琦,但該方案被辦案單位以不講政治為由予以否決。蒲文清指辦案單位是慘無人道一步步地把黃琦推往死亡的罪魁禍首,要求中央敦促四川當局急送黃琦住院治療,並追究阻止黃琦入院治療的責任人。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後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起訴,案件至今仍未開庭審理。欲瞭解更多,請訪問 中國人權 網站 黃琦 專頁 。
四川維權人士 黃琦 的母親 蒲文清 再次譴責當局對黃琦的陷害,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以敦促當局從人道出發,送罹患多種重症的黃琦住院治病。 欲瞭解更多,請訪問 中國人權 網站 黃琦 專頁 。 八旬老母為兒鳴冤 我是黃琦母親蒲文清,今年85歲。 2016年12月16日,綿陽市檢察院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逮捕黃琦入獄,已一年零11個月多,超期羈押。 黃琦所謂洩露檔是《中共綿陽市游仙區委政法委員會關於訪民陳天茂信訪訴求辦理情況和相關問題的報告》,該《報告》是游仙區街道辦事處主任黃兵拿給陳天茂看並要訪民陳天茂拍照的。現在黃兵主任沒涉及到此案,仍在原單位上班做官。黃兵主任是洩密的源頭呀!怎麼黃兵無罪,...
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的四川維權人士黃琦,在會見律師時告知,其血壓值高壓在210以上,低壓在120以上,其病情惡化到今天這個地步,完全是法西斯迫害的結果。他告訴大家黃琦會誓死抗爭到底。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後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起訴,案件至今仍未開庭審理。欲瞭解更多,請訪問 中國人權 網站 黃琦 專頁 。 會見筆錄 時間:2018年10月23日下午 地點:綿陽市看守所18會見室 會見人:劉正清律師 被會見人:黃琦 問:請你將最近的情況說一下。 答:2018年10月19日上午9:03,我從正在測量高血壓的三名同監室病人手中拿過電子測血壓儀,測我的血壓,...
2018年10月8日,李靜林律師會見​​了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的四川維權人士黃琦,黃琦通過律師發表聲明,稱他是因當局打擊他和“天網義工”的犯罪計劃遭曝光而被構陷、被指控為所謂的“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黃琦聲明他絕不變更委託的李靜林、劉正清兩名律師,如果沒有他們兩人出庭,他將拒絕出庭。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後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起訴,案件至今未開庭審理。 更多關於黃琦案的信息,請見: 中國人權 黃琦 專頁 。 聲明 因打擊黃琦等&ldquo ;天網義工”犯罪計劃遭曝光後,而被構陷之所謂“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訴訟中,黃琦絕不變更委託律師。如沒有李靜林...
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的四川維權人士 黃琦 的母親 蒲文清 強烈要求綿陽市公安局局長把完整的抽血化驗檢查資料交給黃琦,並每月給黃琦定期做腎功能全套檢查。蒲文清在致綿陽市公安局局長的信中說,她從剛剛會見黃琦的律師處得知,黃琦血壓升高,病情加重,腎功能衰竭進入尿毒症;而8月份所外醫生先後抽血三次化驗的結果至今沒告訴黃琦,黃琦多次催問,看守所醫生說檢查結果在綿陽市公安局長那裡。蒲文清說扣壓黃琦的檢查資料,致使黃琦病情得不到恰當有效的治療,綿陽市公安局長對黃琦病情加重負有主要責任。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後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起訴,案件至今仍未開庭審理。欲了解更多,請訪問...
以下內容節選摘抄自劉正清律師2018年9月7日會見被拘押四川維權人士黃琦時對黃琦所述做的筆錄。筆錄影印件來自自由亞洲電台2018年9月8日報導黃琦文章中的插圖(吳亦桐提供; https://www.rfa.org/cantonese/news/huang-09082018120924.html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後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起訴,案件至今仍未開庭審理。欲了解更多,請訪問 中國人權 網站 黃琦專頁 。 劉正清律師會見黃琦筆錄(節選摘抄) 時間:2018年9月7日上午 地點:綿陽市看守所第16會見室 2018.8.6抽血檢查的結果肌酐214尿酸519。...
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遭逮捕的四川維權人士黃琦,被起訴已7個多月,其案至今不審不判,其85歲老母呼籲法院依法公平、公正、公開審理黃琦一案,從人道出發,早日釋放無罪及患多種嚴重疾病的黃琦出來治病。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帶走,其涉嫌洩露的國家秘密是《中共綿陽市遊仙區委政法委員會關於陳天茂信訪要求辦理情況及相關問題的報告》。黃琦的母親說,該《報告》是綿陽市遊仙區街道辦事處主任黃兵拿給陳天茂看並要求訪民陳天茂拍照的。現在黃兵主任仍在原單位上班做官,黃兵主任“洩露”出該《報告》,黃兵都無罪,黃琦應該也無罪。 欲了解更多,請訪問 中國人權 網站 黃琦專頁 。 黃琦八旬老母為兒鳴冤...
在四川汶川地震10週年之際,遭當局以涉嫌“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逮捕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其85歲老母親蒲文清再次發出公開呼籲,要求中央領導敦促四川省當局從人道出發釋放黃琦回家治病,依法追查製造黃琦冤案責任人的法律責任。蒲文清說,汶川地震時,黃琦身體健康、精力充沛,28天內十三次赴災區贈送救災物資,但因曝光豆腐渣工程致中小學生死亡真相而入獄3年,並因此罹患多種嚴重疾病;出獄後,黃琦拖著病體繼續堅持為弱勢群體發聲,卻再次遭當局打擊報復入獄,並在獄中遭受毒打和虐待。蒲文清擔心兒子會病死獄中。 沉痛回憶五一二汶川地震十週年 沉痛回憶五一二汶川地震十週年,我兒子黃琦當年身體健康,...
中國人權 從 黃琦母親蒲文清 處得知,日前,蒲文清向中央巡視組發出 舉報信 ( 附後 ) ,要求敦促四川省和綿陽市有關當局依法公開公正公平處理黃琦案,立即釋放患重病的黃琦回家治病;並向四川省綿陽市中級法院及法官周冬青發出《 取保候審申請書 》( 附後 ),要求當局依法允許黃琦取保候審。 蒲文清在舉報信中說,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晚上被四川省綿陽市公安局警察秘密帶走,之後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秘密”罪羈押在綿陽市看守所500多天,而其洩露的所謂秘密——《中共綿陽市遊仙區委政法委員會關於陳天茂信訪訴求辦理情況及相關問題的報告》,既不是紅頭文件,也沒有加密標誌,連公章都沒有。黃琦罹患新月體腎炎...
9月5日上午,被羈押9個月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其代理律師隋牧青與黃琦的媽媽及兩位“天網”義工一起從成都驅車趕至綿陽市檢察院案管中心要求閱卷,但被告知黃琦案已於8月30日退返警方補充偵查,退偵期間無法閱卷。他們一行離開檢察院即刻前往綿陽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律師要求退偵期間允許會見,並與辦案國保交換了案件相關意見,國保承諾向上司匯報後定奪。鑑於黃琦罹患絕症及其他多種病症,律師請求辦案單位幫忙協調黃琦抱病仍須站立四小時值班等監所內權益、待遇問題。午餐時,黃琦媽媽粒米未進,落寞、失望、難過之情盡顯。老人家已84歲,救兒心切,不顧體衰多病,多次陪同律師長途奔波到綿陽,隋律師禁不住在內心祈禱:...

頁面

訂閱 黃琦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test.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786) in /var/www/test.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486

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var/www/test.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common.inc:2786) in /var/www/test.hrichina.org/htdocs/includes/bootstrap.inc on line 1490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